热评新闻时政,辣议热点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时评网 -> 社会频道
栏目导航
· 社会频道 · 时政频道 · 经济频道
· 文化频道 · 科教频道 · 生活频道
· 体育频道 · 娱乐频道 · 媒体聚焦
· 名家看法 · 持续关注 · 道听途说
最新文章
· 板式家具该如何挑选
· 网站优化小技能 为企业网站锦上添花..
· 微领地网络7×24小时对小蜜App的安..
· 微领地网络的新篇章-“蜜管家App”..
· “蜜管家”帮助经销商与个体商户沟..
· 城市铸铜雕塑为城市添光彩
· 无缝钢管商“冬储”意愿弱令需求疲..
· 聚乙烯保温管在现在的使用率因何会..
· 小口径无缝钢管专用扩管机成形工艺..
· 镀锌扁钢是什么现向国内发卖
· 如何让狗狗戒除“随地大小便的坏习..
· 红豆杉怎么繁殖?东北红豆杉扦插繁..
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位母亲的十七年的寻子之路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时间:2017-5-6 14:45:48


 

  作为父母,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丢失了自己的孩子,给了他生命却不能给他应该有的生活和爱。下面这位母亲的这封求助信记录了她十七年的寻子之路。

  

 

  我是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村诸葛店村民张丽英,今年50多岁,今天我饱含着十七年的辛酸苦泪,在这里向您哭述我这些年历尽苦难的寻子之路,希望您看到我的遭遇,希望您能感受一位苦苦寻找孩子十七年的母亲是何等的心如刀绞和念子心切!希望您能可怜一家普通百姓是多么无可奈何和痛彻心扉!希望您能有正义感和怜悯之心,能帮我找到我的孩子,还原事实相......

  十七年前的一个冬天,也就是1998年初,我发现自己可能怀孕了,我惴惴不安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爱人刘国华,爱人先是一阵欣喜,然后很快又陷入焦虑。我和爱人的心情一样——“我们又有孩子了!但我们已经超生了,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这个孩子可能保住”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我们决定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实在保不住就算了。后来我仍然向以往一样,参加大队组织的育龄妇女上站孕检。当然,计生办早已经知道我怀孕了,但并没有要求我去做流产。时间就这样一个月一个月过去了,我和爱人的矛盾心情里渐渐有了一些侥幸的窃喜,感觉孩子保住了。

  1998年8月11日,我清楚地记着这一天,我孩子降生的这一天!也是我们骨肉分离再也没能见面的这一天!那天,我已经怀孕9个多月,预产期眼看就要来临。早上起来,我肚子开始阵痛,感觉是要生了,我就让爱人刘国华赶快去找本村的大夫刘为珍。爱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我们村村民李永芹,她是燕郊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她刚在我家门口,早点摊吃完早点,看到我爱人,她假装说:“你们家有热水吗?”我爱人说:“没有,你到西院大队去看看”,她又问:“你家张丽英在家吗?”我爱人说:“你找她干嘛?”话音刚落,就不知道从哪里闯出一大群人,有男有女,约有二十多人,领头的是时任燕郊镇计生委主任的邓子龙,他们不由分说的闯进我家,邓子龙和李永芹指着我说:赶紧把她架到车上!”,紧接着就有十几个女的上前强行把我抬到他们的车上。我爱人竭尽全力上前阻拦,却被十几个男的推到屋里困住。我爱人对着他们大喊:“我媳妇都怀孕9个多月了,就要生了,你们这是土匪行为,等我媳妇儿快生了,你们来抢人,你们想干什么!”邓子龙说:“你们属于超生”,我爱人说:“我媳妇从怀孕那天起,你们计生办就没来问过,我媳妇参加大队组织的孕检,也没人找到我家里人,你们为什么不在4,5个月的时候来?等我媳妇快生了,你们来了,你们这分明是有预谋的,是不是已经给我孩子找好下家了?利用权力倒卖孩子!”邓子龙冲着他带领的那些人说:“别跟他废话,咱们走。”

  我爱人竭力挣脱众人,想阻止他们,但他们人多势众,最后还是筋疲力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车拉着我离开了,不知去向。我爱人追出大门,刚好看到他的二姐,向二姐说明情况后,二人看到邓子龙的专车还没走,就追着他要人,邓子龙说:“你们去燕郊镇去找人吧”,随后就上了邓子龙的车。邓子龙把我爱人和二姐放在燕郊镇,又开车去了三河他们到了燕郊镇政府计生办,计生办没有人;随后二人赶往三河市计生办,计生办的人说人没在这里,让他们去三河市人民医院看看。他们又赶紧前往人民医院,到了医院看到邓子龙和计生办的其他工人员都在医院大厅,我爱人问邓子龙:“你把我媳妇弄哪去了?”邓子龙说:“在产房”,我爱人向邓子龙苦苦哀求说:“这是我的媳妇和孩子,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邓子龙无动于衷,派了十几个人看住我爱人,不让他走动,爱人等到天黑,终究也没能见上我和我们刚出生的孩子!后来,邓子龙告诉我爱人:“李永芹说你媳妇没事,你该回家就回家,你媳妇还的住几天医院”,我爱人知道当天不可能见到我和孩子了,又考虑到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就回家了。

  当然,在被他们拉走后,我对爱人这边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这些经过都是我爱人事后向我陈述的。当时我因为已经临产,又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只能一动不动呆在车上,任由他们摆布。我被拉到燕郊镇政府计生办,经过检查一切正常,后又被拉到三河市人民医院。到了医院后,一个大夫不由分说就给我打了一针,我问他:“你给我打的什么针?”他说:“是催产素”。我愤怒的说:“我自己能生,不用打针,我已经快生了,干嘛给我打催产素?”他回答:“是为了把孩子更快的生下来”。打完针后,我就开始频繁的上厕所,但无论我走到哪里,李永芹和计生办的那些人就跟我到哪儿。后来,她们见我羊水破了,就找大夫把我弄到产房。那是一间十分简陋的产房,空间也十分狭窄,里面只有一张小床和一个柜子,柜子上放着接生需要的东西,大夫和两个女护士为我接生,李永芹也在产房里等着什么,由于没有麻醉,整个过程我一直都很清醒。孩子生出来之后,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的哭声,李永芹紧张的说:赶紧把孩子收起来,赶紧把孩子收起来!”,大夫立刻从柜子上拿起针,向孩子头上扎。我想起身看看自己的刚生下的孩子,但李永芹

  和两个护士急忙把我按倒,两个护士紧接着就强行把我从产床上拽下来拖出产房,关上房门。当时在产房门口我清楚地听见李永说:“这孩子八斤呢!”我后来住进了医院的病房,听到医院的工作人员说:“刚才计生办带来那个人,生的孩子有八斤呢!”就这样,我连自己刚生下的孩子都没能看上一眼,在医院住了两天,李永芹和孙玉英把我送回了家我问她我的孩子在哪儿?是被卖了还是被弄死了?她们闭口不言。

  到了家,李永芹给我买了奶粉和蛋糕,还安慰我说:“你在家好好养着,我代表镇政府计生办给你安排两个人,每人开一个月工资,一个照顾你,一个照顾你儿子,过几天吧,你家小三也接回来,我把户口给他上了,该上学上学,这件事(刚生的孩子)你们就别追究了。给你安排村里人照顾吗?”我爱人愤怒的说:“不行”!李永芹又说:“那就找你二姐和你妹子,她们都是本村的,给他们每人开一个月工资”,我爱人回答:“这不算完!我得知道我得孩子去哪里了!!”李永芹没说话走了。后来不久她确实把我家小三的户口落上了。

  从那天开始,我和爱人就一直在找李永芹,想问清楚他们把我们的孩子弄到哪去了?他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他是还活着或是已经不在人世....? 我们对自己的孩子太多不解和疑问,

  对她和那些人的行为有太多的愤怒,仇恨。但我们很少能和她取得联系,即使联系上了,她也从来不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也试图找到参与那天行动的其他人,寻求孩子的下落,但他们大多都躲着我们不见,或是表示什么都不知道。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寻找,终究没有一点关于孩子下落的线索。

  我不知道他们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会那么做?但这些年头过了,我还是继续寻找孩子。

  这些年,我找他们哭闹过,也到处托人打听过,也向上级政府上访,也想通过媒体曝光,但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没有一个夜晚我不在噩梦中惊醒,没有一天我不以泪洗面。

  但我的孩子呀!你还活着吗?你到底在哪里?人海茫茫,你让妈妈到哪儿才能找到你呀?这些日日萦绕在我心间的疑问,始终没有答案.....

  就在这悲恨交织的心情里,我等了一天又一天,盼了一年又一年。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里,我度过了十七年!如今我和爱人都是已近暮年,对当年那些抢走我们孩子让我们骨肉分离的人已经不再那样充满愤怒和仇恨,也再没有多余的力气去仇恨他们。但我们相信母子连心,我能感觉到我的孩子还在人世,所以,我会继续找下去,哪怕还有一口气。

  也许,这些经历,只有在电影和戏文中才能看到,但它确确实实的都发生在了我身上。这是我的遭遇!如果您看得到,恳请您们帮我找到孩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夏时评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夏时评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