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新闻时政,辣议热点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时评网 -> 生活频道
栏目导航
· 社会频道 · 时政频道 · 经济频道
· 文化频道 · 科教频道 · 生活频道
· 体育频道 · 娱乐频道 · 媒体聚焦
· 名家看法 · 持续关注 · 道听途说
最新文章
· 网站优化小技能 为企业网站锦上添花..
· 微领地网络7×24小时对小蜜App的安..
· 微领地网络的新篇章-“蜜管家App”..
· “蜜管家”帮助经销商与个体商户沟..
· 城市铸铜雕塑为城市添光彩
· 无缝钢管商“冬储”意愿弱令需求疲..
· 聚乙烯保温管在现在的使用率因何会..
· 小口径无缝钢管专用扩管机成形工艺..
· 镀锌扁钢是什么现向国内发卖
· 如何让狗狗戒除“随地大小便的坏习..
· 红豆杉怎么繁殖?东北红豆杉扦插繁..
· 使用防盗螺丝安装球场围网有什么好..
山东七旬老人照顾瘫痪妻子九年:看到她是最大的幸福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时间:2014-3-5 15:53:37



同年出生在济南的杨立德和韩忆,是对青梅竹马的爱人,两人从小就生活在同一条街上。21岁那年,两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眼看3个孩子都长大成人,到了享清福的年岁,妻子韩忆却突然瘫痪在床,丧失记忆的她只认得自己的老伴杨立德。在9年的时光里,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妻子。
  [青梅竹马] 他俩从小住一条街

  杨立德和韩忆都是1940年济南生人。因为两家都在佛山街上,杨立德和韩忆从小就认识。“小时候就经常见到她,她人很老实,能干活,话又不多。”杨立德说,韩忆小时候常到杨家玩,帮着杨立德的母亲糊纸盒子,深得杨母的喜爱。

  1959年,毕业后在街道服务站帮忙的韩忆,常去杨家送信,经常和杨立德碰面。1961年,相看两相宜的二人终于领证结婚。“我们家条件差,领了证却没钱办婚礼,光在家里摆了两桌席,请了亲戚。她也不挑,高高兴兴地和我结了婚。”杨立德说。

  那时,杨立德在柴油机厂上班,一个月工资36.5元。韩忆作为街道家属工,在厂里做洗机器等脏活累活,一个月工资仅20多元。为了养育3个孩子,韩忆下班后从外面接散活儿,匝枕套花、匝鞋垫。

  [突遇变故] 妻子跌倒瘫痪,只认得丈夫

  2005年,杨立德和韩忆65岁,儿女都已各自成家。晚上跳完迪斯科的杨立德回到家,妻子韩忆已烧好热水在洗澡。“我在屋里坐着等,忽然听到她‘哎哟’叫了一句,接着‘嘭’的一声响,我赶紧跑进浴室,就看见她倒在地上。”杨立德说,赶紧把老伴抱到床上,却发现她怎么也叫不醒。“七十多年了,我从没像那个时候那么害怕,真怕她突然就没了。”

  送到医院后,医生诊断韩忆大脑受损,立即做了开颅手术。“我妈在重症监护室里20多天,我爸就一直没日没夜地坐在重症监护室外。没有玻璃窗,根本看不见我妈,可我爸就在那儿坐着,谁劝也没用。”大女儿杨敏说,父亲背着他们偷偷哭了好几次。

  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的韩忆,虽然保住了性命,可身体已完全瘫痪,从前的记忆也消失殆尽。“我们这些孩子她都不认识了,只认得我爸爸。”杨敏说。

  住院2个月后,杨立德把韩忆接回家。听说推拿针灸能治瘫痪,杨立德四处求医,可单次收费50元的医生,每次上门按摩不过10分钟,杨立德就偷学,然后每天给妻子按近2个小时。为了帮老伴锻炼身体,杨立德每天还会扶着老伴坐起,即便瘫痪的韩忆很快就又会滑倒,杨立德从未气馁。半年后的一天,杨立德像往常一样扶老伴时,韩忆坐住了。“那是自她病倒以来,她最让我感动的时候。”杨立德高兴地说。

  [九年如一日]一夜起身四五次为妻换尿布

  2006年,杨立德到北园大街派出所为妻子更换身份证,从后面窜出的出租车把老人撞倒在地。出租车全责,杨立德股骨头粉碎性骨折。“腿特别疼,站不起身,我当时就想坏啦,我这要是不行了,老伴的病可怎么办。”

  在医院打完钢板15天,还没等拆线,杨立德就不顾医生的反对回了家。大女儿杨敏说,父亲回家后也是卧床,但每天他都会拄着拐勉强下床,去隔壁屋看看老伴。“我就是想离我老伴近点,能看到她我才安心。”杨立德说。

  恢复的差不多后,杨立德每天的生活仍然是照顾妻子。他每天7点起床,8点照顾老伴吃早饭,9点给妻子做按摩,然后把她推到电视机旁,10点杨立德又开始做午饭。11点半喂老伴吃好午饭,杨立德扶老伴到床上睡午觉,然后自己再吃饭,老伴睡2个小时,他只睡1个小时。下午2点老伴准时醒,杨立德就再为老伴做一次按摩,下午3点喂老伴吃水果,然后依然是让老伴看电视,趁机收拾收拾家,以及准备晚饭。晚7点把老伴抱上床,等她9点看着电视自然入睡后,杨立德下床关了电视才能睡觉。一夜还要再起身四五次为老伴换尿布。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整整9年。

  在杨立德的照顾下,韩忆从没生过褥疮。因为每天家里就两个人,杨立德就常常和韩忆聊天,“什么都聊,跟她说‘你看电视剧里这俩人多好’,有时候也和她开玩笑,笑话她说‘你年轻的时候那么能干,怎么现在连走路也不会了’”。虽然韩忆永远不会开口回应他,但偶尔看到老伴脸上的傻笑,杨立德就会满足不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夏时评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夏时评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