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新闻时政,辣议热点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时评网 -> 文化频道
栏目导航
· 社会频道 · 时政频道 · 经济频道
· 文化频道 · 科教频道 · 生活频道
· 体育频道 · 娱乐频道 · 媒体聚焦
· 名家看法 · 持续关注 · 道听途说
最新文章
· 关于涂料常识的小普及
· 网站优化的纯文本链接的感化
· 对收集编辑相干常识进行初步的熟习..
· 私家侦察,老公跟小三外怎么办?
· 鱼缸水景可增加周围环境中空气的湿..
· 什么样的净水器 才算得上是好的净水..
· 鱼缸水族箱里的金鱼是最早不雅赏鱼..
· 私家侦察查询拜访:一顿饭钱换百万..
· 气液冲床的原理、特点、应用范围
· 防静电地坪漆施工注意事项
· 桥梁裂缝该如何处理?
· 为什么要进行高技能人才培训?
中国清代的那些穷凶恶极的“吃货”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时间:2014-3-7 9:15:04

中华美食固然是一朵奇葩,但是,有些美食的做法、吃法,却令人不忍闻睹,不妨让我们随着文字“穿越”到清代去看看那些另类又穷凶极恶的吃法。
 
《竹叶亭杂记》卷五中记载,清代山西一个巡抚叫王亶望(山西临汾人,初为举人,捐资得知县,历官甘肃宁夏知府、甘肃布政使、浙江巡抚。虚报旱灾,贩粟分银,数额达数百万以上,于乾隆四十六年被参劾,诛死。)喜欢吃炒驴肉丝,但是王大人吃的驴肉不是到菜场里买的,而是由家里的厨子专门喂养几头驴,饲料精到,驴子喂得健硕丰满。哪天吃腻了山珍海味,大人忽然想改改口味,传言来个小炒驴肉丝的时候,厨子立即带了雪亮的刀子到驴圈里,睁大眼睛搜寻,看中哪头驴子身上某个部位的哪块肉,“唰”地一刀,一块鲜血淋漓的驴肉就到厨子手中了。厨子立即把这块肉打理好了炒给王大人吃,据说,这样炒的驴肉丝格外鲜嫩。而那匹可怜的驴子疼得蹦跳不停,血流不止,下人就用烧热的铁块烙在驴子伤口上,烧焦,血也就止住了。为了巡抚大人的一个小炒,驴子所经受的这一番痛苦,不啻于一场酷刑,假如是人的话,不知昏死了多少回?
 
驴肉在清代很受追捧,当时北方有“天上的龙肉,地上的驴肉”的说法,吃法当然也多多,还有一种驴肉的做法,也让人侧目。《在园杂志》中说清代陕西有个特产,叫做汤驴,味道绝美,但其制作方法却相当残酷。“先以厚板铺地稍高,多钉坚实,而凿四眼,仿驴身驴蹄之大小。”——然后的施为,劝胆小者莫看——拉驴子到板上去,把四个蹄子伸进四个眼中,稳住了四条腿,使驴子无法挣脱。接着把烧沸腾的热水用大盆盛了朝驴子盖头泼去,“自头至尾遍体淋漓,以毛尽脱为度。竟成雪白一驴,而命已绝,肉已熟。”——这样的杀驴法,即在当时也为文人所不齿,“其死甚于一刀,恸楚为何如耶!”后面的做法是把驴肉割成块状挂在通风处风干,但是这样还难以达到最佳效果。更好的方法是将驴肉用芦席竹篾夹紧了,放在大路上,给来往的车马践踏,时间一长,驴肉紧而板扎,肉越紧则味道越好,在当地被视为珍品,用以招待最尊贵的客人,或作为馈赠远方的最好特产。
 
再说前文所述的王中丞家里吃鸭子也是独辟蹊径,虽然叫填鸭,但不是一般的“填法”,饲养方法很特别很摧残,怎么特别?用个装绍兴酒的坛子,凿去底,把一只不大不小的鸭子放进去,用泥土封口,只留一个小孔仅能使鸭子的头伸出来,但是不能随意移动,在鸭子屁股一边的坛壁上开一个窟窿,让鸭子的粪便可以排出来,这就相当于把鸭子放进了一套“枷锁”里。而后,每天用猪油拌饭喂鸭子,饭香,鸭子吃的多,又不能活动,只见长肉,没办法减肥,据说,6—7天后,那鸭子就长得又肥又大的可以宰杀了,鸭肉嫩得就同豆腐一样。王大人“偶欲食豆腐,则杀两鸭煎汤,以汤煮豆腐献之。”
 
清代的天津卫有种吃小鸟的方法也令人叹为观止。小鸟的爪子是黑色的,当地名为“铁脚”,用网捕捉即可,一网可以捕到好多。抓到“铁脚”后,不是一只一只地撏毛,而是在地上挖一个大坑,架火烧坑,然后把网中的鸟闷头一倒,全部倾进火坑里,用东西把坑口盖住。火坑里的“铁脚”,其热难耐,备受煎熬,在坑里胡飞乱撞,互相扑打,身上的毛纷纷掉落。直至火坑中没了声息,再把“铁脚”捞出来,略事烹炒,据说“味鲜爽口”,成为当时天津卫的一道小名菜。
 
清朝初年内廷的太监们喜欢吃鹅掌,尤其爱其肥厚,为达目的,其方法甚为酷烈。“乃以砖砌火坑,烧之近赤,置鹅于上。”砖头烧得滚烫,鹅们实在吃不消,两只鹅掌立不住,不停地抬起放下,跳跃不止,但是这丝毫不能减缓灼热之痛。随着鹅的急速跳动,“一身血脉,尽注于掌”,鹅掌越来越厚,温度不断增高,鹅自然就被累死烤死了。太监们却欢呼雀跃地吃上了他们喜欢的肥厚鹅掌。时人评价:“适于口,忍于心矣。”
 
康熙年间,据说江淮地区的和尚喜欢吃老鳖,并且吃法极其讲究。把洗干净的活老鳖放进锅里,在锅盖上预先凿孔,两只鳖凿两个孔,三只鳖凿三个孔,以此类推,孔的数目由放进锅里的老鳖的数目决定——为何要这样?随后,您就知道了。和尚们在锅盖上压个分量较重的东西,而后,朝灶里加柴禾,逐渐地,锅里的水热了起来,“温水煮老鳖”,起初,老鳖们还能沉的住气,温度实在高了,老鳖们就找孔透气,和尚们做好的孔就派上用场了,一只鳖一个孔,“沿盖得孔,以头探伸而出”——这就是孔数与老鳖数相符的用意所在——当然,清朝和尚们给老鳖留孔的目的,绝然不是为了老鳖们凉快,或者“普度众生”的。“先以姜汁、椒末、酱油、酒醋调和匀好”,乘着伸出的老鳖头,热极了,嘴张得老大的时候,用汤匙挑调料灌到老鳖的口中,老鳖渴极难耐,大口吞咽,“五味尽入腑臟”——这正中和尚们下怀。没多长时间,随着热水沸腾,蒸汽袅袅,锅中的老鳖“遍身骨肉皆香而死”。据记载,有和尚还对着热锅中挣扎的老鳖,合掌祷念:“阿弥陀佛,再忍片时便不痛矣。”——清朝文人刘廷玑评为“其惨异苦”。
 
此外,清朝人还有生吃猴脑、活割猪里脊肉等等酷烈的饮食做法、吃法,仅仅从文字上读来,也分外胆战心惊。“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同为有生命之动物,但是,飞禽走兽绝然没想到——人为了满足口舌之欲,下手会如此之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夏时评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夏时评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2019 All Rights Reserved.